Monthly Archives: 8月 2018

清藍江海上,煙雨如丹青,天色成靛藍,波光粼粼,一筆水墨帶雲光,一曲琴瑟放歌,墨染的江南,點綴著裝著星河的白帆,一綿晚風吹拂白衫,江楓對漁火,點點星光落入青天碧水中。

一葉扁舟,一雙木槳輕蕩起波瀾,搖曳著星空,於清萍之處,樹影更婆娑,於星畔之末,延續了枯榮,此刻的水天一色,恍若人遊九天,你閑弄海棠梨花,我迎風對酒放歌。

起伏的浪兒,隱藏了蓮花,蕩漾的漣漪,推開了落花,此刻季節,入夜仍微涼。

紅塵太漫長,光陰只有方寸,填不滿心中的圓缺,江上漁火點點,擦亮了倉促的相逢,是煙雨蒙蒙,還是山如墨染,何必一錯再錯?行船擦肩而過,發出一聲輕響,海棠正開,此刻又逢君,是熒蟲飛旋,還是梨花帶雨,怎么才值得,何必奢求相擁?

過往的煙雨,再也不能回去了,開落的梨花,再也不是這一朵了,難道是我太戀戀不舍,才誤了那些紙鳶?清風正惺忪,葬殯了星蟲,又一地黃花,開始飄落,楓葉正枯榮,繚繞了漁火,又一水冰寒,開始淒惻。

船房的溫茶幾時涼?春花秋月何時了?流浪在煙雨蒙蒙中,騰空在散雲晚風中。時間已流逝,倒影著繁星點點,畫一筆煙雨行船。

煙雨太清淡,誰提筆忘字,難寫這滿眼滄桑;行船太緩慢,誰彈琴忘曲,難唱這寒霜過往。我靜飲一杯清茶,關上記憶的門,留一抹夕陽在深沉的夜,人約月明,你走得太匆匆,畫一筆殘葉雨聲,細雨中回首張望,有暗香盈袖。

(9)
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
スポンサード リンク